史評:詔獄之天啟慘案

時間:2019-10-11 10:02:00作者:王吳軍新聞來源:正義網

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||字號

  所謂“詔獄”,古代主要是指九卿、郡守一級的二千石高官有罪的時候,需要皇帝下詔書才能系獄的案子。通俗一點說,詔獄就是由皇帝直接掌管的監獄。明朝的時候,詔獄就是錦衣衛獄。 

  錦衣衛獄是明朝自創的詔獄,因此,也是明朝特有的。錦衣衛獄的刑法極其殘酷,拶指、上夾棍、剝皮、舌、斷脊、墮指、刺心等十八種,傷人至慘。明朝嘉靖時的刑科都給事中劉濟有說:“國家置三法司,專理刑獄,或主質成,或主平反。權臣不得以恩怨為出入,天子不得以喜怒為重輕。自錦衣鎮撫之官專理詔獄,而法司幾成虛設。” 

  明熹宗時,宦官魏忠賢出任司禮秉筆太監,排除異己,專斷國政,以致人們“只知有(魏)忠賢,而不知有皇上”。魏忠賢大興詔獄,其中,天啟五年(1625年)的六君子案和天啟六年(1626年)的李實誣奏案,就有13人被殺。 

  六君子指楊漣、左光斗、魏大中、袁化中、周朝瑞、顧大章,這六個人都是萬歷年間的進士,都因為得罪了魏忠賢而被魏忠賢列入了黑名單。楊漣因為彈劾魏忠賢的二十四大罪狀,自然被魏忠賢視為眼中釘,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魏忠賢先把大臣汪文育逮捕入獄,拷打致死,然后謊稱汪文育招供楊漣和左光斗等人受了熊廷弼的賄賂,并任意擬定了各人所謂得到的“贓銀”。 

  一時間,錦衣衛四出,與這六個人有關系的人也都受到了監視。這六個人被關進錦衣衛的詔獄當日,被狠狠打了四十大棍。以后,每隔三四天,就對這六個人隨意動刑,不斷施以各種酷刑。 

  《消夏閑記》記載了史可法以重金買通了詔獄的獄吏,得以偷偷看望被關在詔獄里的老師左光斗時的情景:只見左光斗“席地倚墻而坐,面額焦爛不辨,左膝以下,筋骨盡脫落矣!”不到一個月,楊漣、左光斗等六人全部在詔獄中被摧殘而死。楊漣、左光斗死后,尸體被從詔獄后面的墻洞中推出,蘆席裹尸,草繩綁著,蛆蟲亂爬。魏忠賢還下令,在詔獄中每死一個人,必須切下死者的喉骨作為信物,讓他過目。 

  天啟六年二月,錦衣衛奉魏忠賢之命,將被削職在家、曾任禮部右諭德的繆昌期抓捕進京,投進詔獄中。魏忠賢雖然恨繆昌期入骨,但繆昌期在酷刑之下不發一言,魏忠賢卻也無法立斃他于獄中。一個月之后,李實誣奏案發,閹黨趁機捏造了繆昌期貪贓三千的罪名。 

  李實時為蘇杭織造太監,貪婪無度,引起了當地官員的強烈不滿。蘇松巡撫周起元屢次上疏彈劾李實,得罪了李實的后臺魏忠賢,魏忠賢使親信李永貞以李實的名義,誣奏周起元為巡撫時侵占帑金十余萬,還與高攀龍等人往來密切,炮制了轟動一時的李實誣奏案,周起元被抓進詔獄。 

  受李實誣奏案牽連的無辜朝臣除了繆昌期之外,還有周宗建、周順昌、高攀龍、李應升、黃尊素等東林黨名流。魏忠賢命令自己的親信、鎮撫理刑許顯純主審此案。許顯純奉魏忠賢之命,將這些人全部酷刑拷死。 

  錦衣衛獄作為古代刑罰的一種特有存在,在了解古代詔旨與國家獄政的關系方面,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。如今有些文學、影視作品將“錦衣衛”作字面上的想象,顛倒歷史與黑白,實在令人浩嘆。

[責任編輯:張夢嬌] 下一篇文章:影評:仿佛成為一名藝術家

 網站地圖

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
Copyright © 2019 JCR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
京ICP備13018232號-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110425號
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[2011]0064-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
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8630315-8128
網絡違法犯罪
舉報網站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違法和不良
信息舉報中心
12321網絡不良與
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
12318全國
文化市場舉報
電信用戶
申訴受理中心
彩票走势